兄弟呀!想你啦(1 / 2)

“死人生意?”单晰若有所思。倒是陆槐和段文骞同时吓得一激灵。

“卧槽,不是吧!这么大个大厦怎么做死人生意啊?”陆槐想到自己那个密室大厦,也就十个厉鬼,平时都是生人勿进。而且他大厦里所有的空调都是做的摆设,真正释放冷气的,是那些厉鬼。这就是有个密室做噱头,要不然,单靠厉鬼的气息,就足以冻死几个了。

那个才九层就已经这么立竿见影了,单晰这楼可是足足有二十四层。都做死人生意,那特么还不得把周围都祸害了?

段文骞却觉得无所谓,“虽然不是远郊,可你看这地段,对面是废弃的医疗中心,后面是一大片绿化,这楼其实是被隔开的。”

而容倦只是单纯的指了指纸上的字,“屋为尸至,问吉凶为大凶,可问商业,就很有意思了。上半部分为尸,下半部分是墓,翻来覆去就一个意思,就是让做死人生意。”

“更何况,这地方不是也合适吗?”

“说是这么说,可人死都死了,还怎么和他们做生意啊!”

然而单晰却恍然大悟,瞬间明白了这其中的关卡,“死人是死了,但可以和活着的人谈啊!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陆槐觉得单晰这想法太疯狂了。

而容倦看了一圈这大厦的构造,却赞同的点头,“他这意思挺好的。”

单晰这大厦和当初的众户公寓还不同。

众户公寓虽然本身的房地产老板是个不知死活的王八蛋。可当初选址的时候,的确是找了靠谱的风水先生。

所以众户公寓那块地,原本也是个不错的风水宝地,后因为厂商造孽太深,加之十人被害,阴气不散,这才渐渐变成聚阴地。可这个大厦不是,容倦到的时候就看了四周的环境,发现这里原本就属阴,老爷子发生意外的地方,又是天然的招阴井。强改风水,不是不行,可总是做不到最好。而且后续维护起来也很麻烦。

如果真做活人生意,条条框框太多,一个是容易给职场里的员工带来麻烦,另外一则,风水之术要求严格。动一细微则牵动全体,与其如此,倒不如破罐破摔。

容倦不仅想劝单晰做死人生意,而且想劝单晰轰轰烈烈的做。

“你们听过之前网上的新闻吗?”说到这,容倦倒是想起来前两天热搜上的新闻来。

就是有个男的和媳妇吵架,说什么都要跳楼自杀,后来警察怎么劝也没劝好,倒是媳妇急眼了说了一句话,立竿见影。

说的是,“你他妈醒醒,咱们家买不起坟地!”

“燕京墓地是不是挺贵的?”容倦问单晰。

单晰脑子转的也快,“贵,埋在偏远地儿也要几万起了。”

容倦,“这里若建阴宅,必定庇护子孙三代。”

“左右你这里的房子租给谁都是租,不是吗?”

陆槐听这不对劲儿,接了一句,“容啊,可按理说,人走不都应该落叶归根吗?”

容倦,“不碍的。脚下有根,便处处是根。”

容倦这句话说得玄幻,单晰琢磨了一会,顿时明白了容倦的打算。容倦这是让他直接把这个大厦当骨塔用。

现代社会,最贵的就是土地,寸土寸金。可偏偏大多数墓园都在远郊。平时想要祭拜还得花费上一天的时间。有的葬得远的,一天都返回不了。可即便如此,墓园花费也相当昂贵。可即便如此,他若真把这大楼建成骨塔,做起丧葬,这也算是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儿了。

就是不知道建好之后,能不能租得出去。

虽然单家从未涉足这一块,但单晰想来乐忠于开疆辟土,自古以来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总是最挣钱的。更何况,单晰信任容倦。

然而这次,就连陆槐和段文骞都惊到了。

因为骨塔隔间租赁,这一般都是墓地和殡仪馆才有的项目,城市里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敢这么弄。

而单晰不愧是单晰,在敲定打算之后,只用了一天,就将整个计划给写了下来。

甚至还能按需供应,分门别类。主要是按照地方大小分类。最小的,就是一个一尺见方能装下骨灰的小盒子。而最大的,竟然是个三居室。

这栋大楼整整24层,挨个弄下来,供个几万人轻描淡写。

甚至他还游刃有余的将二层规划成卖花圈丧葬用品专门店,一层规划成人吃饭的饭店。三层有两个供多人追悼的大厅,以及一个丧葬策划有限公司。

当然了,这个丧葬策划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竟然是容倦。

中介所里,陆槐看着单晰送来的文件,忍不住劝容倦,“爸爸,你考虑清楚,天下没有白来的晚餐。”

容倦把文件翻了一遍,发现上面不仅没有什么出格内容,而且还表示了丧葬策划公司一切都听容倦的,是中介所的分公司。不仅没有租金,而且陆槐作为大厦所有人还会定期给容倦拉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