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(1 / 2)

当陶青一如往常到胡家时,周福临便将鸽子捧给她看。

陶青检查完鸽子的状况,顺手拆了她大哥写的信。

周福临担心她误会自己,主动解释:“鸽子忽然飞到院子里,碰它时装信的竹筒掉了,我不小心看到了信的内容,并不是故意的。”

陶青一目三行读完信,噙着笑意味深长地盯着周福临瞧。

那目光让周福临觉得怪怪的。

他不自然地将手揣进袖子里,避开她的目光:“做什么?”

“福临看完,就没有任何想法么?”

陶青面色柔和,“大哥很是喜欢你呢。都将我这个妹妹排在后头,希望我好好地对你,早日将你娶进门。”

她忽然露出委屈的神色:“我自个儿喜欢的人,我不知道疼么,他这是不信我。”

“别问我。”周福临无语地看着陶青做捧心状,他需要有什么想法?

而且别以为他瞧不出来,陶青根本就不觉得难过,装的而已。

必定又是在逗自己。

果不其然,“伤心”片刻后,陶青就深情款款牵起周福临的手道:“这说明我们还不够恩爱,从今日起,我得对你更好。”

她真的托着下巴沉思:“唔……平常我是一天来一次,日后我一天来三次可好?还有咱俩如今也就拉拉小手,不足以表达爱意,不如多些亲亲抱抱。亲什么地方呢,最好是……诶,福临等等我!”

不等她说完,周福临已经红着脸,拉开帘子进了里屋。

他就知道,这人说不出什么正经话。

“姐姐。”

阿盼从灶房出来,坐在门边小凳子上。

他端着一碗梨羹在吃,小脸鼓鼓的,“哥哥怎么进去了?”方才还看到这俩在一块儿。

陶青叹了口气,温和地揉揉阿盼的脑袋:“你哥哥这是害羞呢,一见姐姐就脸红。你瞧,都羞得跑进屋子了。”

阿盼点点头:“嗯,确实哥哥每次见到姐姐都会这样,为何他会羞呢?”

“这很简单。”

陶青笑得更温柔,“这是因为他太喜欢我了。”

“喔……

”阿盼恍然大悟。

周福临在里面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从窗户探出头来,恰好听到这一句。

他本想恼怒地叫她名字,张了张嘴,莫名说不出口。

一窘,又缩回去了。

“看,”陶青对阿盼道,“姐姐说得没错吧。”